当前位置:主页 > 香港老钱心水论的998800 > 正文
现代快报
发布机构:本站原创    发布时间:2022-07-06

  今年82岁的蒋氏后人蒋云龙对蒋氏在宜兴的历史有着多年的研究。他认为,“江南无二蒋”,住在长江以南所有姓蒋的都是同宗同支的。

  蒋云龙称,古时候原来的姓氏中并没有蒋姓,直到西周时期,周武王的弟弟周公第三个儿子伯龄被封为蒋国男爵,并以蒋国的国名为姓。因此,伯龄成为了蒋氏第一世的始祖。

  直到第四十七世祖蒋横追随东汉光武帝刘秀建功封侯,不料遭奸臣陷害被杀。蒋横的九个儿子中有八人渡江避难,后光武帝查明真相,为蒋横昭雪,以王礼迁葬。蒋横的九子也随地封侯,其中八子蒋默、九子蒋澄避居宜兴,他们兄弟俩是载入宜兴县志最早的历史人物。

  蒋默被封为云阳亭侯,蒋澄被封为■亭侯。蒋澄生有五子,传至晋代,蒋氏部分子孙迁至浙江台州,五代时定居宁波,元代迁居奉化,明代蒋仕杰迁到奉化溪口镇,成为蒋介石一族的始迁祖。

  1948年5月17日,蒋介石携夫人宋美龄等到宜兴祭祖。当时,蒋介石已当选为“大总统”,但还未宣誓就职。祭祖车队从南京出发,上午十时许到达宜兴徐舍下车,换乘汽艇到都山蒋澄墓。

  今年78岁的都山村村民蒋付根亲眼目睹了蒋介石和宋美龄祭祖的经过。“那时候我才十七岁,在田里帮人放牛。一天上午,我看到河里开来了几条轮船,好多兵上了岸,和我一起放牛的人都吓得跑回了家……村里人都以为打仗了,关了大门,还拿东西把门顶住了,他们都不相信蒋介石来了,不肯出来。”

  蒋云龙说:“我那时正好在徐舍镇上,听说蒋介石来了,大家都去看热闹。我们远远看到他们夫妇俩从码头登上汽艇,我印象最深的是宋美龄戴着一顶白色大凉帽,她上船的时候是拉蒋介石的手一寸一寸移上去的。”

  当时的■亭侯墓也就是蒋澄墓已经是座千年古墓,已成荒冢,墓前只有残留的石台和字迹模糊的墓碑。蒋氏夫妇祭扫的仪式很简单,献上花圈,鞠躬致意。随后,召来了村里的族人们,问有没有同族的长者。村民蒋耀坤推荐了70多岁的朴实老农蒋田福。蒋介石告诉族人,他是宜兴蒋氏第114世孙。在询问了当地的人口及教育等情况后,蒋介石夫妇单独,并召集族人一起在墓前合影留念。

  根据宜兴《品报》当日之报道称,蒋介石身穿灰夹长袍、戴着灰色礼帽,拿着手杖;宋美龄穿着红色旗袍,罩黑色外衣。她所戴的大凉帽是丹麦官员所赠,非常名贵,春夏的时候,宋美龄都戴着它外出。

  当天下午2点左右,蒋介石夫妇离开都山。这是蒋介石首次也是仅此一次来到宜兴,当地官员自然不敢怠慢,在徐舍、和桥、宜兴沿途都组织了欢迎队伍。但蒋介石只在和桥下车,向群众挥手致意。随后,蒋氏一行直奔无锡,第二天乘火车回南京。

  至于蒋介石为何不在宜兴停留?宜兴民俗文化研究者宗伟方认为,当时的蒋介石已经日暮西山,眼看军队节节败退,迷信的蒋介石本想通过祭祖来挽回败局,时局的紧张令他无心停留、接见官员等。

  在宜兴当地,流传着这样一个故事:以文化考察之名陪同蒋介石夫妇到宜兴的还有司徒雷登。在徐舍下车上汽艇时,蒋说:“让美国佬先走。” 于是,司徒雷登先上船,司徒雷登曾经乘航母过太平洋,却没有坐过中国小船,上汽艇后剧烈摇晃,失去平衡,几次险些落水。有助手上船相助,司徒雷登不胖,助手却肥重,同站在船舷一边,船差点侧翻,司徒雷登掉入水中,助手也差点落水。蒋介石见状,惊呼“莫慌!莫慌!www.44178.com,”其奉化口音听着像“麦荒!麦荒!”结果,那年宜兴麦子全无收成。

  而关于“麦荒”的传说还有另外两个版本。有人说宋美龄穿的高跟鞋,跨过麦田时掉了一只鞋子,又一说蒋介石等人在徐舍上汽艇时,因为只有一块小跳板,而宋美龄又是官宦小姐,蒋就提醒她“莫慌!莫慌!”正好当年真的麦子歉收,于是就有了这样的巧合。全年无错精准一肖

  近日,记者在宜兴都山村委的陪同下,找到了蒋澄墓。当地村民也就是蒋家村的后人告诉记者,这里并不是蒋介石当初祭扫的蒋澄墓,当初的墓地今天成了鱼池。如今看到的数米高的土石堆其实是废弃的砖窑。村民们指着地上随意堆放的砖瓦称,这些都是原来蒋澄墓拆除后留下来的。蒋澄墓的墓碑也被断成三块,如今被堆放在都山安息堂中。

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
Power by DedeCms